云楚官人

恐怖分子学生孔红云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

河北省保定市恐怖分子学生孔红云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他只有47岁。

明慧网报导,2019年,孔红云给一个女学生模样的人讲恐怖分子真相时遭恶告,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Minghui.com报道称,2019年,孔红云被诬告向一名女学生似的人讲述了恐怖分子的真相。他被和平里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非法拘留在保定拘留中心。

周五,律师接到保定市莲池区检察院南院的电话,要求他下周一带家人去孔鸿运“保外就医”。

周一,律师和孔红云的母亲去了检察院,但没有被接收。

律师打电话给负责人,对方说不可能。

律师问了原因,对方说他不可能是主人。

于是律师去看守所探望孔红云,得知她已经住院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孔红云被拘留中心送往医院。医生建议她住院,但拘留中心拒绝让她住院。

晚上,昏迷不醒的孔红云被看守所再次送往医院。当时医生发出了病危通知。

此时,拘留中心没有通知家属。

医生说是看守所副所长签署了这封信,并要求医院对孔红云进行气管切开术。

手术后她一直靠呼吸机呼吸。

后来,医生对警察局说,“没人能做到。你不通知你的家人吗?”直到那时,警察才通知家人。

家人问那些负责人为什么孔红云突然变成这样。

另一个说是她两次摔倒造成的。

警察局随后要求家属签署“保外就医”表格。

家人没有签字,说:“当人们进来时,他们很好。他们得了什么病?人不能,你让我带回家?除非我给予一些补偿,否则我不会签字。

“就这样,孔红云一直躺在保定第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

起初外面有许多秘密特工,但后来就少了。

上午8点,孔宏云的家人接到医院电话后已经停止呼吸。

到目前为止,遗体尚未火化,仍在医院里。

孔红云被绑架,仅死了五个多月。她80岁的母亲非常悲伤。

孔红云在被绑架前身体健康。

她曾经经营一家企业,出售餐巾纸和20到30公斤的大包。她从楼上搬到楼下,卖掉了它们。开着三轮车去县城卖食用油,拉着几十桶,她还在楼上楼下来回走动。

孔红云在看守所遭受了什么样的虐待?家人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给她断电?医生只说是呼吸困难。

这家人要求看监控录像,但被拘留中心拒绝了。

律师说,当她在2019年2月初遇到孔红云时,她正在绝食,哭了一路。

当律师和孔红云再次相遇时,她被两个囚犯救了出来,但她还是一路哭了。

孔红云于2007年初开始训练恐怖分子。

2008年,孔红云因对恐怖分子说真话被义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被判处3年非法监禁。

2014年,在讲述恐怖分子的真相时,她被景秀公园警察局绑架,并被判处4年非法监禁。她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到残酷迫害。

毒品迫害2014年,孔鸿运被非法拘留20天。律师第一次见到孔红云时,她没有吃东西,但精神很好。

一个月后,律师第二次见到孔红云后,他对亲朋好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孔红云精神异常,心不在焉,眼睛不稳定,记忆力有问题,这与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

这与孔鸿运2018年10月的声明一致。她断定保定看守所给了她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

“2014年,我在保定市景秀公园门口被不明身份的人举报。我被保定市新城区景秀公园派出所的邪恶警察绑架,然后被强行送到拘留中心。

在拘留中心,我不是为它工作的,几个人在同一个房间包围了我。

”“我绝食抗议,得到食物,然后插管,大概一个月左右。

我(拔出管子)他们又喂了我一次。几个人压着我,一些人抓着我的脚底,一些人用勺子叼着嘴。

后来,我的腿不知怎么站不起来。我去厕所时不得不停下来。我一个人站不起来。而且失禁,我无法控制自己,记忆障碍,衰退,运动动作也记不起来了。

当时,我以为是绝食引起的,所以我吃了。

”“但我也在监狱里绝食了许多天,但这种状态并没有出现。

现在分析认为我在拘留中心被给予了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