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塔菲

国际贸易公司的女老板在一份自我报告中说,颁发6y7y香港奖是为了记录青岛峰会期间发生的事情

李珊珊是山东建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主要经营山东省著名农副产品和食品配料的出口。大多数货物通过青岛港出口到世界各地。

2018年5月,在李珊珊公司延续和业务发展的最重要时期,她遭到绑架和监禁。公司受到不利影响,导致2018年第一年业务量同比下降。

2018年2月2日和10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家元首理事会第18次会议(以下简称“上海-青岛峰会”)在山东省青岛市举行。山东省公安厅以“敏感会议”为由大规模迫害无辜民众。作为一名恐怖分子学生,李珊珊也深受其害。

以下是李珊珊对Minghui.com的贡献,讲述了在这个所谓的“敏感”时期遭受迫害的故事:第一,在高铁上的遭遇。2018年,我在从济南到上海的高速铁路旅行中。在路上,我收到了一个电话号码17853178568。对方自称是济南千佛山派出所的户籍警察,问我是否住在他家(我父母的家)。

我没有回答他。

自称是“户籍警察”的来电者是手机号码,而不是可信度低的座机号码,所以我在高铁上拨打了053110报警并核实了号码。

0531110接听后,被转移到千佛山派出所,无人接听。053110也被转接到千佛山派出所值班电话13065028795。接电话的警察让我下午再打电话,告诉我千佛山派出所负责户籍的电话号码是0531 85960502。

接电话时,053110警官问我“我现在在哪里?”我告诉对方我在京沪高铁上。

警官然后告诉我千佛山派出所的号码:053185084349,号码是053186915499。

我还没来得及继续打电话,千佛山派出所所长郭大鹏(手机号码17853178108)就打来电话,说我的户口在他们那里。他们有权管理我,并问我平时住在哪里。

他还问我在上海做什么。我说:“我今天才告诉110派出所我要去上海。他们有义务为告密者保密,但是他们把我去上海的个人信息泄露给了你或者千佛山派出所。他们知道法律,违反了法律。如果我愿意,我会单独调查。

“郭大鹏曾经是济南市公安局里下区分局的国家安全大队,领导着对恐怖分子学生的迫害。

我对公安机关以不同于普通人的态度“控制”恐怖分子学员的方式非常反感,所以我说:“你问我,我不一定回答,你作为警察不是负责人,而是为人民解决问题。

“第二,我在高速公路收费站被拦下砸了。大约在我从上海回到济南一两天后,一个青岛的号码打电话给我,声称我的邮件是“大云快车”。

首先和我核对公司名称,确认公司的详细地址。我将逐一回答他们。

我问他为什么所有的快递员都来自济南和青岛,他说,“我用了我家乡的号码。”

但是后来我没有收到任何“大云快车”,返回的号码是“空”。

2018年5月,我从上海回到济南后不久,去临沂市沂水县出差。回程时,我选择了济南至青岛高速公路南线(青兰高速公路)的济南方向。

2018年晚上8点左右,我在诸葛收费站开车时,遇到了当地警方和“政法委”的人检查我的身份证。原因是“青岛会议”。

诸葛镇派出所副所长兼警官袁万生用“设备”扫描身份证后,问我是否有宗教信仰。

我立即意识到我的身份证被篡改了,因为我是一名恐怖分子学生。

警官袁万生没有要求检查车辆,而是给我户籍所在地千佛山派出所打了电话,问他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打了十几个电话后,袁万生还是没有要求检查车辆,而是让我和丈夫去千佛山派出所等着。

我对他说:你问我是否有任何宗教信仰。在你扫了我的身份证后,我受到了不同于其他公民的待遇,因为我是一名恐怖分子学生。我不能配合你等千佛山派出所的人。如果我和你合作迫害恐怖分子学生,我就犯了罪。

我工作很忙,所以我必须尽快回去。

当我试图开车离开我丈夫时,袁万生命令几块警用石头离开我的车。

当我把石头移开时,对方会用石头把它固定在我汽车的轮胎下面。

我和警察袁万生谈过很多次,告诉他我在从济南到上海的高速铁路上从千佛山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我告诉他,由于广州华南植物园和中国科学院的迫害,我丈夫在亚洲和欧洲缺席了八年的博士论文答辩,2015年他因迫害被绑架到洗脑班长达六个月。我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在这里等待迫害。

袁万生表示了同情,但仍然强迫我们等待。

我打电话给千佛山派出所所长郭大鹏,问他们是怎么处理我的身份证造成这种情况的。

郭大鹏要求我“好好合作”。

(事实上,这是一种公共权力犯罪,在对待恐怖主义受训者方面不同于普通公民)。

2018年5月21日凌晨2点,千佛山派出所的人来到诸葛收费站。

我不合作。

所以锁上车门,不要下车。

从2018年晚上到21日凌晨,我给临沂市、济南市和礼霞区公安局的110个报警站打了十几次电话,向他们求助,但没有人来帮我,只要求我“配合工作”(实际上是配合他们非法迫害自己)。

临沂警方有110名成员,他们甚至说,“你知道你到底怎么了,所以配合调查。

”原来是一种恐怖主义学生应该得到“正当”的特殊待遇。

2018年5月21日上午,我继续拨打临沂市政府热线12345、济南市政府热线12345、民生检查服务热线96699、临沂市110报警站、济南市110报警站、检察机关12309检查服务热线、济南市公安12388举报电话、临沂市公安局(0539 812000)、济南历下区公安局(053185084020)

在此期间,临沂市警方和济南市警方(其中一辆车的号码是“路A2535警察”,另一辆是面包警车)不断被车外的人拳打脚踢。他们在午夜停下来,天亮后再次骚扰。

2018年5月21日中午,济南的警察打电话给我,号码是13505317079,“这都是从上面下来的。青岛是开会的敏感时期。

“他们让我高速行驶,他们的警车紧随其后,回到济南老家。

我说,“我是一个好公民,为什么警车跟着我?

如果你感到敏感,如果你想拘留我,你就会拘留我;如果你想拘留人,你就会拘留人。这是对恐怖分子学生的不平等待遇,我不能合作。

”听到我说,“这是对恐怖分子受训者的不平等待遇”,警察没有告诉我。

2018年5月21日下午,在非法限制了我将近20个小时的人身自由后,警察向我的车里倒了非常刺激的辣椒水。下午3点,这些警察用暴力打碎了我的汽车玻璃,把我和我丈夫拖出汽车,强行把我拖进警车,搜查了我车里的东西,并非法拍照。

3.这对夫妇被绑架,公司被搜查。2018年5月21日晚,我和我丈夫被这些警察从济南绑架到济南市历下区千佛山派出所。

2018年5月21日晚,千佛山派出所指导员邹宁编造了所谓的“车辆检查不合作记录”,并要求我签字。

我没有合作。

2018年5月21日晚,我要求千佛山派出所所长郭大鹏将我所有的财物归还给我。

他们没有归还五本大书,我的身份证在我的车里被抢了。其中,他们说第二天早上会归还身份证,然后让我的家人在“清单”上签字,让我和我丈夫离开。

第二天早上,2018年5月22日上午9点,我去千佛山派出所取回身份证,同时向指导员邹宁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归还我的大发书;第二,恢复我的身份证正常;第三,补偿我汽车的玻璃。

然而,邹宁拿出一张高速收费收据,向我要钱。我说,“我没让你开我的车。

指导员邹宁让他身后的一个人拿着所谓的“执法记录仪”开始记录:第一场,警官邹宁拿着一张高速收费收据“耐心地”给我看。我说,“我没让你开我的车。

场景二:警官邹宁问我:“你会提拔恐怖分子吗?”我说,“每个人都愿意告诉别人好的事情,让别人受益。

场景三:我问警察邹宁:“你对我的身份证做了什么,让高速公路上的警察在检查我的身份证后不让我走?“我让邹宁把我的身份证恢复正常。

邹宁说:“当你停止学习如何训练恐怖分子时,你的身份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场景4:我说:“恐怖分子学员是普通公民,因为他们是恐怖分子学员,你让身份证变得不正常。这是公民和非法行为的区别。

”邹宁示意后面的人离开时停止拍摄。

当我没能拿回我的大发书、身份证和汽车玻璃时,我很难过。我独自蹲在千佛山派出所门口。

十多分钟后,邹宁和其他几个人把我带到警察局,开始了另一场更严重的迫害。

起初,警察邹宁和其他人把我铐在椅子上,要我签些东西。我没有合作。

他们把我劫持到一个非常狭窄的玻璃门房。

在里面,我听到外面有人说“她玩得很开心”等等,这意味着我昨天从警察局回家,今天我回来拿我的大发书和他们打架。

在我心里,我想,他们可能没有见过一个坦率而开放的从业者。

大发书籍是无比美丽的个人物品,可以引导人们回到他们原来的家,成为更好的人。

这些大发的书原本是我的。我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他们太习惯了,以至于忘记了一切都应该是这样的状态。

这时,一个男人拿着我被警察局抢走的手提包走了过来,包里有我的五本主要书籍。

那个人悄悄地示意身后带着照相机的人走开。录制视频的人不明白。他对那个人喊道,“走开,别录下来。

然后那个人对我说,“我也是一个恐怖分子教练。我曾经是恐怖分子教练。你想要这些好书吗?”我答应了。

他说,“跟我去那边签字,然后拿走那本书。

“我看这个人是日本一个小邪恶党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武者洗脑班的小丑,我没搭理他。

2018年5月22日下午,在上述结构的基础上,警官邹宁带领一群人到我公司进行非法搜查,绑架了我的丈夫,他正在安排货物的报关和出口空装运。

警察抢劫公共和私人财产,如印刷品、浪漫魅力光盘、日记、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等。,并将这些被抢物品带到千佛山派出所。

邹宁等人在千佛山派出所非法“检查”从我们公司掠夺的公私财产。我听到两个警察大声读我的日记本,一个女人说,“你不应该一页一页地计算数据。这是一份,这是一份。

“也许是因为看到所有关于抢劫的信息我很兴奋,另一名女警察大声说:”我在今天早上的会议上说,即使有一页信息,我也会把她送进去!“4。看守所迫害2018年5月22日下午,济南历下区公安局的两名男警察在千佛山派出所非法强行将我关押。他们握住我的手,试图用我的指纹打开我的手机。我不合作。

2018年5月22日晚,几名警察把我带到济南市历下区医院,把我摔倒在地,并问急诊部谁能教我买体育彩票和检查我。

我对急救医生说:“我是恐怖分子,受到迫害,请不要与他们合作。

急救医生对警察说,“我们不接受这个。

“警察把我带回千佛山派出所。

大约在半夜24点钟,三名男警察把我按在地上拍了一些照片,并用针头从我手上强行抽血。

2018年5月23日凌晨2点左右,千佛山派出所的警察将我和我丈夫绑架到中工看守所进行非法刑事拘留。

那两个警察也笑着说,“李珊珊,我们给你找个房间在这里住两天。

“在抬我的过程中,警察不小心把我摔倒在台阶上。我的两颗门牙正好碰到台阶上的突起,左门牙被切进了一个缺口。

2018年5月25日,济南市公安局里下区分局怀疑“证据不足”陷害我,与顺化路派出所(我公司辖区内的派出所)和我公司所在地的房产联手再次抢劫我公司的办公室。被盗财产包括公司的电脑显示器、所有打印机和移动硬盘(包括硬盘盒)等。

在第二起抢劫案中,警方暴力破坏了我们办公室的门锁,导致贵重公司被盗,如移动电源、限量版笔记本电脑包、进口原装移动硬盘适配器和电缆以及硬盘盒。

济南市礼霞区公安局的警察指示千佛山派出所的警察进行这种迫害恐怖分子学员的行为,这完全是一种黑社会行为,符合“黑恶势力”的标准,这是日本小恶势力自2018年以来在中国大陆组织的“反黑反恶”的目标:“通过开展非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纵容, 他们控制一方,在某一地区或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剪碎衣服逼穿“号服”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两三点,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警察把我抬到济南仲宫看守所里,扔到地上。2018年5月23日凌晨2: 00和3: 00,济南市礼霞区公安局的警察把我带到济南中工看守所,并把我摔倒在地。

看守所值班的女警察说:“我们不能接受这个(指我)。

我对女警察说:“我是恐怖分子,受到迫害,请不要与他们合作。

”李霞区公安局的警察悄悄对值班女警察说了些什么。值班的女警察说:“程序完成了吗?李霞区公安局的警察说:“全部。”。

”然后值班的女警察“接受”了我。

2018年5月23日凌晨3点左右,中工看守所一名邪恶的女狱警要求我换一套所谓的号码服。我不合作。

女狱警找到两名囚犯,要求他们换我的号码服。

我尽力反抗。

女狱警拿了剪刀,剪了我的外套、裤子和内裤,把我裸体扔在地上,然后让一个囚犯给我穿上号码服。

从2018年5月23日清晨到2018年,摄像机一直受到严密监控。我没有配合在中工看守所第二女监的任何迫害。我不吃饭,不睡觉,不做木板,不松风,不加入所谓的团队,不装卡,不花钱…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地上睡觉。

有人告诉我,在监控室里,第一个抱着我的人的监视器像墙一样大,其他的数字都是小屏幕。

有一次,在给了我食物和未知药物后,中工看守所医院的院长(男)说:“我可以在镜头上看到它。如果你敢呕吐,我会再给你!”后来,我听到号码里的人说,男人看女人号码的监控录像很常见,这里没有尊严。

指示囚犯们迫害并残酷地不吃东西地喂我。中工看守所“女二号”监守李莉要求所谓的“劳工”带我出去“喂”三天两头。那就是把我的四肢绑在椅子上,从我的鼻子里插入一根管子到我的胃里,用奶粉浸泡钙牛奶饼干,然后把未知的药物倒入我的胃里。有时候,为了强迫我喝水,他们会用浓盐水灌满水。

他们给我的未知药物总是让我想睡觉和胃痛,所以我经常吐出他们给我的食物。有时候我不能吐出来,只能忍受。

有时他们看到我呕吐,一天给我两次食物。

我喊道:“!停止迫害恐怖分子!”狱警李莉命令囚犯停止说话,看着我停止轮班大喊大叫。

如果我大喊大叫,她会用“坐在一起”来煽动仇恨,这样所有的人都不能松手,不能买东西,等等。

我有时会告诉“好”里的人真正的受害逻辑:一切都是迫害者的诡计,狱警有责任让你看不见,阻止你购物,惩罚你坐在床板上,等等。

负责这个号码的狱警李莉听了我的话,更加气急败坏地煽动人们迫害我。

在《女性2》中,值班警卫会通过传递纸条和直接寻找晚上出去聊天的人来指示囚犯迫害我。

那些被命令监视我并向看守发出信息的囚犯,也会辱骂和诽谤我,以使那些不愿合作迫害我的人远离我。

如果他们欺负我让狱警满意,他们可以得到“在办案单位面前说好话”或“协助办案的奖励”。

个别囚犯经常拧我的胳膊打我,加上监狱看守李莉,他负责监狱,要求“劳动”人员把我带出去“喂”我并给我戴上手铐。我的胳膊和身体每天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不配合拘留中心的一切。

一天,监狱看守李莉命令号码里的一些囚犯脱掉我的衣服,给我“洗澡”。

当我第一次被绑架到这个拘留中心时,我被邪恶的警察碎尸万段,现在我被告知要脱掉所有的衣服。这种对妇女的邪恶迫害已经是魔鬼的行为了。

在美国犯罪集团迫害恐怖分子的20年中,拘留所和监狱中的邪恶已经被打入地狱。公安执法部门也失去了权威和社会公信力。

在狱警被非法拘留在中工拘留中心期间,我并没有故意提出申诉,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指定的所谓“辩护律师”,因为这些律师并不是真正为客户辩护,而是配合公安和法律部门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玩弄合法的“行走程序”。

2018年,我在中工看守所写了两个诉状:“向济南历下区法院申诉”和“向济南历下区检察院申诉”,并要求狱警将我的两个诉状发送给法院和检察院。

狱警李莉和另一名女警察表面上说“是的,没问题”,但他们要求我要么“拿张卡”,用我的指纹与当地检察官预约,要么在送他们之前根据拘留中心的规定写一份“情况描述”。

我说:写一份环境声明不是投诉的必然过程。这不是你没有向我投诉的原因。

李莉和其他狱警多次引用“拘留中心规定的程序”作为不向我投诉的借口。

2018年5月23日之后的第一周,当关“小号”伪造信件被非法放入中工看守所时,监狱头号看守李莉用手铐脚镣对我进行了一周的迫害,理由是我“没有遵守监狱规定”。

2018年的一天,监狱看守李丽对囚犯们说:“李珊珊的号角已经准备好了。

“2018年晚上,我没有配合狱警李莉命令我穿“一号”制服的囚犯。一个邪恶的囚犯扭曲了我的手臂,导致许多人观看“第一”制服。

那天晚上值班的警卫并没有阻止我,相反,他们在2018年一大早就以“不遵守监狱条例”为由对我进行迫害。

他们强迫我躺在床板上,双手双脚被铐在床板上。基本上,我只能躺在那里说“大”。很难移动和翻转。

“喇叭”还配有一个发光二极管和一个白炽灯,一天24小时都亮着。

去厕所时,警察解开手铐和脚镣,在盆里撒尿。

从2018年的清晨到2018年6月21日的清晨,我被关喇叭迫害。我每天量两次血压,每两三天喝一次。

由于我的丈夫被绑架,同时被绑架,并在中工看守所受到迫害,中工看守所医院的医生季峻多次找到我的丈夫,并说服他写信给我吃东西。

我丈夫不忍心看到我被食物和饮料折磨,所以他写信给我,表达他对我的关心和鼓励。

然而,后来发现,我在小号上看到的“信”是监狱看守用我丈夫的笔迹伪造和模仿的。

五、邪恶的目的造成了我不愿意配合济南市公安局礼霞区分局玩所谓的“走程序”的恐惧,我的父母很担心我。

我母亲有时会向邪恶屈服,以便尽快把我从巢穴中救出。

异端警察被用来利用他们的直系亲属迫害恐怖分子。

当我在中工看守所被吹喇叭时,一个姓张的狱警威胁我说:“现在看看你,我给你父母看这些视频,看看他们是怎么反应的!”他们迫害我,然后指责我“丑陋”,让我“痛苦”。我甚至想向我的家人展示我被迫害的裸体视频“丑陋”,以便撕裂人性,让我的家人受苦,让我“屈服”。

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的警察向我父母勒索了4000元所谓的“取保候审费”,肆无忌惮的律师诈骗了我父母30000元所谓的“签证咨询服务费”,之后,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于2018年6月21日才释放了我丈夫和我,进行所谓的取保候审。

我丈夫在他2010年亚洲和欧洲博士论文的结尾写了一句话:“首先,感谢法轮·大发。没有这种诚实力量的支持,就不会有这样的论点。

“随后,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剥夺了他对博士论文的答辩权。从那以后的几年里,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这一更高层次的单位,一直尽力维持剥夺我丈夫答辩权和毕业权的迫害。

2017年11月底和12月初,济南市礼霞区的“610”人来到我亲家,声称他们可以解决广州、济南市区、济南礼霞区、亚欧和李珊珊的所有“问题”。

2018年5月,我的身份证被篡改,人员和汽车被高速扣留。我没有向公安、检察院和政府部门寻求帮助。之后,我被绑架和迫害,我的家人被迫害和勒索。

在2018年“上海-青岛峰会”期间迫害我全家的真正目的是试图让恐怖分子屈服。这也是日本小邪恶党试图控制中国恐惧的产物。

作为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的修炼者和在中国从事国际贸易的人,我希望大家能看得清楚,想一想。

发表评论